瀚海期刊网,快速职称论文发表、期刊投稿权威机构

在线投稿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瀚海期刊网

首页 > 论文欣赏 > 医学论文 > 中医教育论文 > 详情
 中医教育论文
信息素养教育嵌入中医经典课程教学中的思考
作者:未知 如您是作者,请告知我们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摘要:高等医学教育的教育模式已经从“教”向“学”转变,教学的目的除了向学生传授学科知识外,更重要的是培养学生自主学习和终身探究学习的能力。目前中医经典课程的教学因课时限制,教学内容多为原文解读。而传统的文献信息检索课与专业课程关联度不够,形成信息素养教育与专业知识教育相互独立的现象。本文从嵌入的层次、内容、模式等方面探讨中医经典课程教学中嵌入信息素养教育的可行性。

关键词:信息素养;中医经典课程;嵌入式教学;中医药学院

DOI: 10.3969/j.issn.2095-5707.2019.01.018

中图分类号:R22;G4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5707(2019)01-0062-04

Abstract: The educational model of higher medical education has changed from “teaching” to “learning”. The purpose of teaching is not only to impart subject knowledge to students. What is more important is to develop students’ ability of self-study and lifelong inquiry learning. Currently, teaching content of TCM classical course teaching is mostly interpretation of original texts due to time limit. The traditional literature information retrieval course is not relevant enough to the professional courses, forming an independent phenomenon between information literacy education and professional knowledge education. This article discussed the feasibility of embedding information literacy education in TCM classical course teaching from the aspects of embedded level, content and mode.

Key words: information literacy; TCM classical course; embedded teaching; TCM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信息素養作为个人终身学习必备的一项重要素质,其教育模式一直是图书情报界、教育界关注和研究的重要课题。将信息素养教育嵌入到专业课程教学中是近年来的研究热点。需要针对不同专业课程的特点进行有针对性的分析和设计,才能有效发挥信息素养在专业课学习中的作用,达到二者双赢的教学效果,才是理想的信息素养嵌入式教学模式。培养适应时代发展需要的中医药人才,离不开最新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技术的支持。中医经典课程作为中医药人才培养中必修的专业课程,一直以来都以传统教学方式为主,如何针对该课程的特点将信息素养教育科学合理有效地嵌入,以提升中医经典课程的教学效果及中医药专业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是中医药院校教育者需要深入研究和思考的问题。 
  1  中医经典课程的特点及教学现状 
  《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和《温病学》四门课程融经典性、文献性、实践性于一体,大多数中医药院校把它们统称为中医经典课程,是中医教育中最传统、最具特色的核心课程,是锻造中医理念、培养中医人才的必修课和主干课[1]。尤其是《伤寒论》,理论临床互为一体,蕴涵着丰富的辩证法思想和方法,对于培养学生临床辨证思维能力和方法有着特殊的价值。目前中医经典课程主要以传统授课方式为主,教学内容多为原文解读。传统授课方式可以让学生理解原文的含义,但当结合具体的临床案例时,学生无法将所学知识融会贯通为自己所用。对中医经典的精粹不能很好地掌握和运用,将直接影响中医药事业的传承和发展。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互联网+教育”的兴起,中医经典课程教学人员积极尝试利用现代教育技术进行多方位的教学改革和探索,如周丽雅等[2]为体现临床性和实用性,就教学内容设置方面开展实验教学的探索与实践;李赛美等[3]在《伤寒论》教学中尝试问题导向式学习(PBL)教学法,张茂云等[4]采用“病案模拟-学生诊查-导入原文”三步式教学模式;另外也有在中医经典课程的教学中应用慕课(MOOC)[5]、微课[6]等教学模式。教学改革和探索的目的是为了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从而培养学生的临床应用思维,提高教学质量,但同时对于学生的信息素养能力也有更高的要求。尤其是PBL教学,学生检索收集资料、评价判断信息的能力越强,教学效果就越好。高等医学教育的教育模式已经从“教”向“学”转变,教学的目的除了向学生传授学科知识外,更重要的是培养学生自主学习和终身探究学习的能力。在这一高标准的要求下,信息素养教育的重要性显得尤为突出。
  2  国内信息素养教育的现状 
  目前,国内高校的信息素养教育主要有图书馆基础知识导向教育(新生入馆培训)、读者培训、文献检索课(或信息检索课)等模式,由图书馆作为主体开展教育。随着移动信息技术的发展,各高校图书馆积极创新信息素养教育模式,如通过微视频、移动平台或微信、MOOC等模式进行新生入馆教育及检索课教学,这些均属于大学生信息素养教育的初期教学,是针对共性需求进行培训,普遍独立于学科或专业学习之外。文献检索课自1984年开设以来,一直作为培养高校大学生信息素养的主要方式,教学手段和方法已经有了很大发展,由原来的传统课堂转向多媒体教学、实践教学,甚至虚拟网络平台教学。但作为选修课的尴尬地位始终未变,学校不重视,学生出勤率低,导致教师积极性不高。其次,文献检索课的教师多为图书馆馆员,教师的学科背景与学生专业不匹配,在教学中无法设计与专业知识相结合的案例,也无专业信息应用能力的项目训练。另外,文献检索课多安排在低年级,而对于想利用信息解决具体专业问题,准确地获取、跟踪学科信息进展的高年级本科生来说,这种滞后性也使得信息素养教育处于可有可无的境地。信息素养教育的最终目的除了服务于学生对专业课程的学习,更重要的是培养学生运用信息技术、知识和工具进行自主学习和探究学习的能力。而传统的文献信息检索课与专业课程关联度不够,形成信息素养教育与专业知识教育相互独立的“两张皮”。为了弥补传统信息素养教学模式的缺陷,同时提高专业课教师和学生信息素养教育的主观能动性和積极性,需要将信息素养教学与专业课教学相结合,共同推进信息素养培养模式的改革。 
  3  嵌入式信息素养教育的内涵 
  嵌入式信息素养教育是欧美等发达国家图书馆学界率先提出的信息素养教育理念,它是图书馆用户服务的一种理念延伸和模式创新,它将原来引导用户利用图书馆资源转变为提升用户的综合信息素养能力,原来图书馆的课堂教学切换到用户工作、学习的前沿一线,专业课教师成为信息素养教育的主导,图书馆则发挥辅助支持作用。2000年,美国大学与研究图书馆协会(ACRL)制定的《高等教育信息素养能力标准》中提出“信息素养培养并非游离于学科课程之外,而是交织在其内容、体系结构与顺序安排之中”,强调大学生信息素养教育整合到专业课程的必要性[7]。 
  国外的高校图书馆开展嵌入式信息素养教育的模式大体相似,从形式上看是将信息素养教育与专业课程教学合二为一,本质上则体现了图书馆界与教育界的协同合作,是图书馆自身在服务职能上的外向延伸。国内图书馆学界对“嵌入”的理解还没有形成统一意见,但主流观点还是与ACRL的界定一致,认为嵌入式信息素养教学是将信息素养教育整合到专业课程中的教学模式[8]。2017年,教育部颁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高等学校信息素养教育的意见(征求意见稿)》中,明确“嵌入式教学”模式为“信息素养教育形式”之一[9],在它的第五部分对院系的实施建议中也提到“将信息素养教育融入到专业课程、学术研究以及实践活动等各个方面,增强学生在学习和研究中的信息素养能力”。可见嵌入式教学模式已成为信息素养教育的重要方式。目前,国内已有10多所高校图书馆开始实践嵌入式信息素养教育,其中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和武汉大学图书馆开展的比较成熟,每学年有固定的课程持续进行嵌入式信息素养教学。 
  相比传统信息素养教育,嵌入式信息素养教育重视图书馆学科馆员与专业课教师的协作,注重信息素养教育与专业知识的有机融合,使学生在掌握专业知识的同时获得信息素养水平的提升。尽管嵌入式信息素养教育在大学推行过程中遇到了不少难题,但仍被学界认为是信息素养教育发展的新方向。 
  4  中医经典课程嵌入信息素养教育的思考 
  通过调研发现,国外嵌入式信息素养教学多选择生物化学、医学等学科作为试点学科,这些学科具备明显的学科特点,信息需求比较明确,专业信息的检索技能要求比其他学科要高[10]。中医经典课程是从基础向临床过渡的重要课程,理论与临床一体,理法方药、多系统知识一脉贯通,因此信息素养教育嵌入过程中要更多考虑嵌入的角度和层次。 
  4.1  嵌入层次 
  医学课程一般分为通识课、学科基础课、专业课。学科基础课和专业课基本开始于大一下学期到大四结束,而文献检索独立课程一般开设在大一下学期或大二上学期。从时间的衔接以及学生对信息检索基础知识的记忆考虑,选择大二的班级进行专业课程嵌入教学比较合适。试点课程则应选取有代表性或学校积极扶持,同时信息素养能力认识较高的专业授课教师承担的课程,这样更有利于嵌入式信息素养的开展[11]。总之,专业课嵌入信息素养教育会改变传统的中医药专业课的教育模式和课程教学体系,在教学管理部门的支持下建立有效的激励体制,更能调动专业课教师参与教育教学改革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4.2  嵌入内容 
  中医经典著作记载着前人与疾病做斗争的丰富经验和智慧,又经过历代医家结合自身临床实践的诠释,课程的教与学都非常难。上海中医药大学原校长、中医教育家严世芸认为,中医经典教学应打破原有的课程设置,采用分阶段教学,中期可以学生为主体,开设各类研读课程,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课程,然后自行查阅文献资料,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并带着问题有目的地接触临床[12]。因此,笔者认为嵌入式信息检索教学的内容可选择临床实用性强的条文,设计具体的病例,治疗具体病例成为学生研究、学习、查找答案的动力。馆员也能很好地嵌入进去,帮助学生从查找何种信息源、如何检索及使用信息的角度引导学生解决具体问题[13]。 
  4.3  嵌入模式 
  嵌入式信息素养教育模式目前说法不一,张妍妍将其分为一次介入式、可扩展模式、分层教学模式和全程跟踪式[14]。不管使用何种模式,为了保证长期、有效地将课程开设下去,在总体设计中应注意不影响专业课的课程体系、顺序。根据于春萍等分析,欧美发达国家图书馆的嵌入式教学开展成功的关键是PBL教学模式和基于资源的学习模式[8]。PBL教学模式是让学生把学习融入到复杂的、有意义的具体问题情境中,学习者相互合作,共同解决问题,从而学习到隐含于问题背后的专业知识,最终培养学生解决问题和自主学习的能力。这种教学模式能充分激发学生学习中医经典的积极性,培养学生的中医辨证思维,而被中医经典课程教师广泛运用。但PBL教学效果却不尽人意,主要原因是我国大学生信息素养教育起步较晚,信息素养的基础专业知识与检索技能普遍匮乏,以致学生在查找文献资料过程中耗时耗力,成为PBL教学实施中一大弊端[15]。如果专业课程PBL教学中嵌入信息检索的专业教师,形成基于问题导向的嵌入式信息素养模式,通过专业课程教师、馆员的共同引导,完成提出问题、分析问题、研究问题、探索问题,最终解决问题的过程。这样既解决学生学习过程的问题,又解决传统信息素养教育的缺陷,同时又符合专业课教师的意愿,不影响专业课教学原有的体系和上课时间。不管是课堂内嵌入还是课堂外嵌入信息素养教育,最重要的一点是必须与专业教师相互沟通,以寻求更好的合作方式。
  5  小结 
  对国内外有关专业课程教学中嵌入信息素养教育的研究文献进行分析,发现该模式的理论研究成熟度高于实践,要实现这种教育模式不是一蹴而就的。在中医经典课程教学中嵌入信息素养教育,可以提高中医经典课程的教学效果,使中医药院校学生更好地掌握中医经典的精髓所在,同时培养其自主学习探究中医奥秘的能力。在实践过程中应根据学校教学条件、课程特点、教学方案、教师能力、学生素质等,定制适合的嵌入式信息素养教育模式。同时要求信息素养教育任课教师除了具备较为丰富的图书情报学、文献学等知识以外,还要熟悉中医学知识,掌握中医学文献特征,擅长中医文献研究并能熟练掌握相关信息的获取与利用。 
  参考文献

[1] 李赛美.中医经典课程教学中的“标”与“本”[J].中医药学刊, 2005,23(12):2134-2135.

[2] 周丽雅,李欣.温病学实验教学探索与实践[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5,13(21):105-106.

[3] 李赛美,罗方波,彭万年.《伤寒论》PBL教学尝试与评价[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3,11(14):52-54.

[4] 张茂云,牟宗毅.关于构建《金匮要略》“病案模拟-学生诊查-导入原文”三步式教学模式的实践与思考[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13, 15(6):102-104.

[5] 李鑫辉,喻嵘,何宜荣,等.基于MOOC的《温病学》教学改革实践及其启示——以湖南中医药大学为例[J].湖南中医药大学学报,2015, 35(10):70-71,73.

[6] 方剑锋,李赛美.《伤寒论》微课设计思路探讨[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5,13(12):105-107.

[7] IANNUZZI P. Information Literacy Competency Standards for Higher Education[J]. Community & Junior College Libraries, 2000,9(4):63-67.

[8] 于春萍,李艺纹.关于嵌入式信息素养教学本土化的思考[J].现代情报,2013,33(3):17-19,23.

[9] 上海同济大学.关于进一步加强高等学校信息素养教育的指导意见[EB/OL].[2018-07-13].http://www.lib.tongji.edu.cn/ile/meeting_ data.aspx.

[10] 吴英梅,浦燕妮,赵荣.国外高校图书馆嵌入式教学研究现状与启示[J].图书馆建设,2016(6):33-38.

[11] 孙玲,郭岚.中医经典课教学中嵌入信息素养教育的实践[J].时珍国医国药,2014,25(10):2514-2515.

[12] 嚴世芸.乐做中医教育的反思者——严世芸谈中医教育[M].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3.

[13] 李培硕,杨继红,程树英.中药专业知识嵌入文献检索课的教学探索与实践[J].中国中医药图书情报杂志,2014,38(4):39-40.

[14] 张妍妍.嵌入课堂学习与教学过程的信息素养教育模式述评[J].图书馆论坛,2013,33(3):175-178.

[15] 高雪.基于问题的学习(PBL)在医学教育中的利与弊[J].基础医学与临床,2014,34(1):142-144.

医学教育论文:http://yx.hanhaiqikan.cn/yixuejiaoyulw

 
 

 

相关期刊分类